中央人民政府 | 青海省人民政府 | 黄南州政务在线 繁体 | 无障碍通道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办事服务 - 文章内容

河南县草原基本情况

来源: 98彩票官方网 |时间: 2016-04-11 10:55

 河南县草原基本情况

一、 基本情况

河南县天然草原总面积为992.3万亩,省上核定的可利用草原为884.95万亩,基本草原面积为947.1988万亩,2015年河南县冬春草原产草量为346.53公斤/亩。河南县系纯牧业县,全县辖四乡两镇(优干宁镇、宁木特镇、托叶玛乡、多松乡、柯生乡、赛尔龙乡),39个牧委会(村)139个牧业社,截止2014年底,全县牧业户数7471户,33173人。现有蒙古、藏、回、撒拉、土族、保安等民族。全县共完成草原承包面积992.3万亩,全部为单户承包,单户承包户为6403户。2015年末全县牲畜存栏数为70.98万头(只),2015年牧民人均纯收入8213元。

全县90%的天然草原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全县中度以上退化草原面积达653.44万亩,截止2015年,全县完成生态移民432户1944人,实施退牧还草工程6802户,完成围栏禁牧面积415万亩,休牧面积280万亩,补播面积17.74万亩。治理草原黑土滩12.95万亩,模拟飞播种草4万亩,同时,通过这些草原保护项目的全面实施,为草原生态保护和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草原生态保护奖励机制

1、第一轮草原补奖政策实施情况

根据省委、省政府的安排和州委、州政府的部署,第一轮草原补奖政策在全县草原上实施,我县拥有草原面积992.3万亩,实施草原生态奖补总面积为884.94万亩,其中禁牧面积653.44万亩,草畜平衡面积231.5万亩,对全县范围内6.5万亩一年生人工草地和0.7万亩多年生人工草地进行牧草良种补贴;对6222户牧户实行生产资料综合补贴。

河南县每年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补助奖励禁牧补助资金为9585.96万元,草畜平衡奖励资金为347.25万元,牧民生产资料综合补贴资金为311.1万元,5年累计落实补奖资金51776.55万元,其中直接发放到牧民手中51221.55万元,牧草良种等项目管理555万元。

2、稳定完善补奖政策的意见和建议。

一是稳定和完善草原生态补奖政策。牧民为有效保护、永续利用草原资源,为恢复、维持、放大草原生态系统的生态效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草原生态补偿制度虽然已建立,但牧民得到的补偿相应较低。比如,河南县禁牧100亩天然草原的补助最高大约为1500元,但100亩天然草原上可以养殖20只羊,按每只羊售价1000元计,可收入20000元,国家的补偿仅占20%左右;再者河南县从2011年至2013年完成减畜38.5万个羊单位,按每只羊售价1000元计,为3.85亿元,分配到实施补奖政策的6222户30637人,人均为1.257万元,即人均因少养牲畜平均每年直接减收4188元。所以草原禁牧补助和草畜平衡奖励标准太低,也是造成草原管护员管护工作难度大的主要原因。我们认为禁牧补助以每亩35元为标准,草畜平衡奖励按每人每年5000元进行,比较符合牧民群众减畜不减收和实施政策与生活水平提高不受影响的实际。同时建议将河南县作为试点进行建设。

二是草原面积数据不一致,牧民利益受损。我县草原承包工作中草原承包面积为992.3万亩,省上认可我县的承包草原面积为884.94万亩,为此我县实施草原生态补奖政策禁牧面积为653.44万亩,草畜平衡面积为231.5万亩。我县国土部门最新提供的国土面积为1005.0351万亩,与草原部门测定的全县土地面积1006.9413万亩仅仅相差1.9062万亩。因此造成107.4万亩承包草原面积牧民群众不能享受生态补奖政策,利益受损,对此国家应该采取措施加以解决。

三是建立健全草原经营管护体制机制。在贯彻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各项政策措施的同时,创新草原监督和管护机制,加强草原监理机构执法监督条件和能力建设,配备必要的执法监督装备,提高工作能力。从上至下建立健全省、县、乡、村四级草原管护联动网络。加强草原执法监督,依法严厉打击各种破坏草原、损害农牧民合法利益行为。加大对草原禁牧休牧、草畜平衡制度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力度,对违反有关管理规定的行为坚决予以纠正,切实保护草原生态建设成果。

四是因地制宜实施禁牧工作。禁牧区草原除牧草生长季外,在牧草完全进入枯黄季后允许进行适度利用,一来有利于来年青草的萌发,有利于天然草原各项指标的恢复;二来减轻草畜平衡区天然草原的放牧压力,有利于草地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三来可大幅度减轻草原防火压力 。 

五是一期补奖政策实施中河南县采取“封顶保底”的方法,实现了公平、普惠的原则,但由于“封顶保底”后分摊到每亩草原上的资金不同,牧户信息录入系统的工作十分困难。二期中河南县拟采取草原面积和牧民人口各占一部分的方法进行补奖资金的分配,目前的系统仍然存在按人分配资金无法导入的问题,建议改进系统,使其能够适合各种方法的导入。

三、草原有害生物危害及防治情况

1、草原有害生物危害现状

在草原生态系统中鼠类占有重要地位,鼠类作为一类消费者,在草原能量流动、物质循环、食物链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长期以来,草原过度放牧等人类活动,加剧草原鼠害的发生。加之近年来全球性气候变暖、干旱加剧等自然因素的作用,导致草原鼠害频繁爆发,严重威胁当前草原生态环境建设以及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高原鼠兔和鼢鼠是河南县危害最大的啮齿类动物。据2015年秋季基数调查结果,河南县高原鼠兔全县危害面积267万亩,其中严重危害面积180万亩,危害区有效洞口数平均210个/公顷。 高原鼢鼠全县发生面积336万亩,其中危害面积220万亩, 危害区新鲜土丘数平均208个/公顷。 草原毛虫全县发生面积209万亩,其中危害面积120万亩,危害区虫茧密度平均18个/平方米。草原蝗虫主要全县发生面积38万亩,其中危害面积10万亩,危害区虫口密度平均41头/平方米。毒杂草全县共发生面积310万亩,其中危害面积233万亩, 危害区有毒草数平均17.5株/平方米。毒杂草中黄帚橐吾的危害最为严重,黄帚橐吾危害区毒草数最高248株/平方米,平均160株/平方米,约占可食草类的30%左右。

2、治理情况

2014至2016年,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全县广大干部职工和牧民群众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引,结合三江源二期鼠害防治任务,扩大规模进行了自筹防治,在防治工作中,县委、政府以及各乡镇党委、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各帮扶村联点单位工作人员始终坚持在第一线,指导和督促鼠害防治工作三江源二期工程实施鼠虫害防治项目,全县累计防治草原鼠虫害2022万亩(其中高原鼠兔项目防治383.4万亩,自筹防治1211万亩,高原鼢鼠项目防治177.12万亩,草原毛虫项目防治150.9万亩),防治效果达到90%以上,通过防治工作,有效控制了该地区鼠害猖獗蔓延的趋势。

3、积极争取和参与草原生态保护与建设科技研究推广等项目,寻找切合河南县实际情况的草原有害生物防控技术集成。

为了使地下鼠危害的治理工作效果得到较大的提高,2012年争取到《青海三江源区地下鼠害综合防治技术研究与应用推广科技项目》在河南县实施;为了改变草原毛虫防治较落后的人工背负式喷雾器防治现状,2012年积极和省草原总站协商,与江西省天人生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系进行了无人驾驶飞机在我县草原毛虫防治试飞工作,再此基础上2013年争取到《青海三江源草原毛虫绿色防控与研究项目》(飞机防治草原毛虫40万亩)”在河南县实施。在争取并参与以上科研项目实施的同时,积极与兰州大学、青海大学、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青海省草原总站、青海省三江源办等单位协作进行了“国家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青藏高原社区畜牧业’”、 地面鼠“管理式抑鼠技术”公益性课题研究与示范、高原鼢鼠“管理式抑鼠技术”公益性课题研究与示范、高寒牧区优良牧草引种实验等课题的研究工作。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毒杂草对畜牧业生产的严重危害,提高草原生产能力,积极和省草原总站衔接后与美国陶氏益农公司驻上海办事处协调在我县优干宁镇智后茂村和秀甲村2013年分别用该公司高效低毒、低残留的阔叶除草剂进行黄帚橐吾、黄花棘豆的清除试验示范,该试验不仅从除草剂对毒杂草的清除效果上进行试验示范,更重要的是从药效残留检测上来证明该药物能否在实施有机畜牧业建设的河南县草原上大面积使用,从总体来看,防除效果比较显著,经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分析测试中心检测,土壤及牧草中的药物残留符合相关标准。

四、河南县草原鼠荒地(黑土滩)

1、黑土滩现状

河南县鼠荒地面积达135.6万亩,严重退化草场达65万亩,占全县可利用草场的6.2%,中度退化面积达到653.44万亩,占可利用草场的41.6%;因高原鼠兔危害造成的全县鼠荒地面积达60万亩,危害区鼠害密度最高30个/亩,平均20.8个/亩,平均植被盖度达18%,地上植物生物量占原生草原的比例20%,因危害造成牧草损失1800万公斤,因高原鼢鼠危害造成的全县鼠荒地面积75.6万亩,危害区鼠害密度最高34个/亩,平均20.5个/亩,平均植被盖度达19%,地上植物生物量占原生草原的比例20%,因危害造成牧草损失2268万公斤。

2、治理情况

依托退牧还草、黑土滩综合治理等项目,进一步加大草原建设与草原保护的力度。多年来完成退牧还草补播面积17.74万亩,三江源治理草原黑土滩12.95万亩,模拟飞播种草4万亩,项目实施后植被盖度均在75%以上。

五、对长期有效防治草原有害生物工作的建议

(一)草原鼠害的中短期控制问题虽已基本解决,但灭效尚难巩同,缺乏使用对鼠虫害种群长期、持续的控制对策与技术,鼠害治理后,由于残存鼠的繁殖补偿作用以及周边地区鼠的迁入等方面的影响,害鼠种群恢复过快。因此要加大对草原鼠虫害及毒杂草的防治投入,提高防治标准,尤其针对草原鼠虫害防治工作的特殊性,要建立长期的资金投入机制。

(三)草原过度放牧等问题依然严重,使得草原鼠害防治工作只能治标,难以治本。牧民为有效保护、永续利用草原资源,为恢复、维持、放大草原生态系统的生态效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草原生态补偿制度虽然已建立,但牧民得到的补偿相应较低,应该加大对生态退化区草原生态的补偿力度,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禁牧,才能实现草原鼠害的有效控制。

Copyright 2015 青海省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人民政 版权所有 青海省98彩票官方网办公室制作

地址:青海省黄南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东大街152号 邮编:811500 电话:0973-8762592 8763856

青ICP备11000324号-1    青公网安备 63232402000001号

建议使用IE7或更高版本浏览器,1366×768以上分辩率浏览